公告
★如果有灌水到此一遊廣告的留言,請務必到留言版內留言,我看過心情不好的一律刪除,因為這是我的網誌,謝謝合作!^^ ★以後會寫短篇的~不然怕寫不完:))

阿承說醫院附近新開了家餐廳,好像是火鍋店,最近在打甚麼特價的,中午便拉我去吃。

「先生,現在是九月耶!」無奈地,我看看地上日正當中的影子,壓縮成小小的灰黑。

「恩,裡面有冷氣啊!」

「不是冷氣的問題阿,你不覺得夏天吃火鍋很怪?」

「還有冰淇淋阿!」

「……」

然後,阿承就把我拐去了。

我們吃同一鍋,他點了一些有的沒的,我趁還沒煮熟的時候翻起店裡的雜誌。

「Tiffany……」阿承在我旁邊鬼叫,彷彿我看這雜誌是為了他……「程京旻,你不跟我再做幾年的鑽石單身漢嗎?」

「呵呵……」

「該不會是受了學長的影響……?」他奸笑著,但一會兒,他便正經了起來,「不過……」

「恩?」

「昨天……我看到了你……」他沒說完,我就知道他說的是我和韶子在中庭的十指緊扣。

這時,服務生送上他點的霜降牛肉。

「其實,不只牽手……」我說,從容的敲開一顆生雞蛋,他看看我,停止夾牛肉的動作,我沒理會,只是繼續我的動作,將蛋黃與蛋白分開,裝到不同的碟子裡去。

「你劈腿?」他問,睜大眼看著我把蛋黃攪成蛋液,澄黃的黏稠液體很均勻。

停下手,我說,「我們接吻了……」

「你得作一個選擇。」他說,「就算你想找顆鑽石證明自己的真心,畢竟,那只是顆石頭,韶子卻是你和凌子之間的不定時炸彈……」說著,他夾了片牛肉浸在蛋白裡頭。

我看著他慢慢的又將牛肉片拿去鍋裡頭唰,滾沸的湯汁很快的就淹沒了牛肉,沒多久,他再拿起來時已經熟了,我都是一直安靜著。

「我知道。」我開口,「你想喝甚麼?」

「檸檬紅。」

我起身,去倒飲料。

「不過,說真的,我認為你不知道。」接過飲料,阿承對著我這麼說。

「難得你這麼正經。」我說,喝了口我的雪碧。

「我怕你後悔了,得一本正經阿!」他說,卻笑了。

「所以你覺得……?」

「三思。」留下這高深莫測的兩個字,他就繼續吃著他的霜降牛肉了,我卻不怎麼吃得下。

叫我三思什麼呢?

凌子是那麼的了解我,我們彼此相愛,這樣的愛情,何必三思?

「先吃牛肉吧!」他說,夾起一片生牛肉放進鍋裡頭。

阿承看看正在「三思」的我,無奈的嘀咕:「我叫你三思的是韶子,不是凌子好嗎?你的腦袋哪去了?」

這麼說我倒是明白了。

對於韶子,一提到她,我就猶豫不決,但我們之間存在的那種感情是嗎?

一通鈴響打斷了,是凌子。

凌子晚上要來家裡。

「好亂喔!」她說,皺皺眉頭,「我也才幾天沒來耶!」說完,拎起我亂丟在地上的幾個飲料罐。

我倚在門邊,望著凌子。

「你怎麼都沒說話,還那種表情看著我?」她說,裝出一副肉麻兮兮的我的樣子。

「欸欸,原來我在妳心裡就是這樣啊!」我說,從她身後抱住她。

我把臉埋在她柔軟的背上,因為我的氣息似乎呵癢了她,就咯咯的笑了,「很癢耶!」一邊甜蜜的埋怨著。

「如果,你天天在就好了。」我說,抬起頭,凌子訝異的回過頭,我望進她漂亮的瞳裡,「如果……這裡能因為你在,變成一個家,就好了。」

凌子一時手鬆,飲料罐滑落在地上,碰撞出低沉的聲響。

不知怎麼的,我卻在腦裡閃過韶子。

如果,我現在抱著的人是韶子,她會很開心嗎?

如果,我跟韶子說這些,她會說甚麼?

如果,我愛她,她會愛我……

很顯然的,我腦裡的最後一個問題,不需要解答,無庸置疑的。

而本該無庸置疑完成的事,卻被我自己喊停了。

凌子親親我的臉頰,俏皮的,「但你得自己收乾淨,我可不想進來這個家專門為你收東西!」

我淺淺微笑,放開那個擁抱。

我彷彿沒有力氣,去抱她,我親愛的女朋友。

怎麼了?我捫心自問。

從口袋拿出一個淺藍色的小盒子,打開。

裡頭的Tiffany孤單的擺在裡頭,房間內的澄黃燈光映得它閃閃發亮,有一種很溫暖的光調。

「這款是愛的象徵,心型,擁有最完美的切割比例。」店員這麼跟我介紹著。

無庸置疑的,我剛剛本該將這戒指套入她的手指。

卻被我自己那聲音喊停了。

怎麼了?

 

*

創作者介紹

C芹的淺水灣

star830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