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★如果有灌水到此一遊廣告的留言,請務必到留言版內留言,我看過心情不好的一律刪除,因為這是我的網誌,謝謝合作!^^ ★以後會寫短篇的~不然怕寫不完:))

韶子削著蘋果,笑容恬淡的跟床上的媽媽聊天著,我自簾子後望著。

阿姨像是一般的傷風感冒似的,一點也沒有那種痛苦的神色,只是臉色蒼白了些。

還是進去看看阿姨吧,儘管尷尬。

掀開簾子,阿姨露出欣喜的表情,而韶子,一絲驚喜一閃而過,又恢復了原本恬淡無波。

「京旻,你知道了啊?」阿姨和藹的問,我點了點頭。

「我媽……還不知道阿姨你病了吧?」我問,站在阿姨旁邊。

「我不想告訴她,你媽的性子你也知道,一定會急死她……」

韶子微笑,接著附和:「媽說,不想太多人知道。」說著,她握起媽媽的手。

我停了停,問:「阿姨,你有哪裡不舒服嗎?我可以幫忙的話盡量幫忙……」

阿姨看著我淡淡笑了,轉頭跟韶子說,「韶子,去外頭買午餐吧,十一點半了。」

「嗯?哦,媽,你要吃甚麼?」韶子問,邊轉身收拾包包。

「跟昨天一樣就好。」

然後,韶子臨走時匆匆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,少了以前的歡喜清澄,多了些期待與……某些無以名狀的哀愁。而,她似乎也清瘦了些吧……

「咳……」突然,阿姨咳了起來,我趕緊順順阿姨的背。

她揮揮手,笑著說:「不礙事的。」然後望著門口那,我剛剛進來,而韶子才離去的地方,不復平靜的嘆了口氣,「我只放心不下韶子……」

「阿姨……」我喚了她一下。

阿姨望了望我,拉起我的手,我可以感覺到阿姨手上淺晰的脈絡,就貼著我的手心。

「韶子她,除了我就沒什麼親人了,京旻……」她又咳了一下,一會兒清清喉嚨道:「等我走了,你可以幫我照顧她嗎?就當多個妹妹吧……」

我低頭沉思,瞥見阿姨緊握我的手上貼了幾張膠帶,那是打完點滴後貼的,我不禁對阿姨感到心痛,也悄悄多了些力道握住阿姨的手,「韶子一直都是我的好妹妹。」我說。

阿姨閉了閉眼,「京旻阿,我不想手術了,你幫我勸勸韶子吧!」

「阿姨……你不想陪韶子久些嗎,她也才十八歲……」

韶子與阿姨相依為命,才剛知道阿姨生病了,她便跑去買了一打啤酒喝,如果阿姨真的走了,不知道她會怎樣傷害自己?

「我老了,就該走了,孩子長大了,就該讓她自己獨立了。」阿姨說,露出一某欣慰,放開了我的手。

我知道她捨不得韶子,也捨不得這個世界,只是身體那麼病痛,活著對她而言,並非一種期待,而是折磨吧,我想。

「前幾天,韶子很高興的說從銀行借到了手術費,傻ㄚ頭,怕我想太多還騙我!」阿姨笑著,然後又看看我,我沒說話,「京旻,你還想當幫兇呀?」

我也微笑了,是阿,那傻ㄚ頭。

說人,人到,韶子很快的就回來了,「聊甚麼?那麼開心!」她好奇問,這樣和諧的氛圍,讓我好像回到以前的日子,好像沒有那次韶子告白失敗的下續尷尬。

「阿姨在說你小時候呢!」我微笑著平靜回答,阿姨也點了點頭。

「哈哈,小時候阿……」正欲說下去,忽地韶子又停了話,一會兒才接著說:「我記得我差點搞壞了媽的鋼琴呢!」

小時候阿,你想念嗎?

我很想念以前的日子,非常的想念。

 

*

 

一回到休息室,我疲累的坐下,阿承便從後頭湊過來,「你跟誰求婚了?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我問,冷不防回頭,撞了他額頭一下。

好痛!吳硯承你的頭殼也太硬了!

撫著額頭,他皺皺眉,拿出一個淡藍小盒子晃呀晃,是那個裝鑽戒的盒子,「我先解釋喔,這盒子在你的外套裡喔!」,隨即換上一副八卦面孔,「是韶子?還是凌子?」

「凌子。」

「韶子知道嗎?」

「我還沒說。」

「你真的決定了?」

「恩。」

他笑著拍了拍我的肩,「希望這是個好決定。」然後離開,去跟梁醫師巡房。

我望著桌上那淺藍色盒子發呆,盡管我想念以前的日子,只是我知道,以前的日子是回不來的,唯一能繼續的,只有現在。

韶子,就像阿承說的,或許以前吧我曾經喜歡過,甚至愛過而不自覺,但那也只是過去了。

而凌子,是我現在愛的人。

 

*

創作者介紹

C芹的淺水灣

star830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包*
  • 凌子是他現在愛的人
    但他忽略的那位,卻是他以後最愛的人 !!
  • 對呀,或許,兩個都是他很愛的人,所以難以分清:P

    star83056 於 2011/07/20 09:0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