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
★如果有灌水到此一遊廣告的留言,請務必到留言版內留言,我看過心情不好的一律刪除,因為這是我的網誌,謝謝合作!^^ ★以後會寫短篇的~不然怕寫不完:))

隔天我起來,已經不見韶子的蹤影,只有空蕩蕩的房間。

我倚著牆,昨天睡沙發筋骨很是痠痛,我槌槌後背,然後我發現門上有一張紙條,韶子的字跡,寫著:

我拿了你的運動服,改天我再還你吧!謝謝你:)
冰箱有早餐,希望你很早發現,如果你沒變換口味的話。
P.s.即食包也太多了……

我輕輕撕下這張紙,將它收到抽屜裡。

手錶時間指向八點。

我打開冰箱,擺著早餐,我最熟悉的那份早餐,看得出來是親手做的,是鮪魚三明治……當初她也是那麼早起準備早餐,有好多口味,培根、鮪魚、黃金蛋……我咬下一口,我多久沒吃韶子做的早餐了呢?

門鈴響起,凌子帶著早餐來找我了。

「京旻,早安。」

「早。」

我們寒噓著昨晚的颱風夜,她說昨晚有人車禍了,颱風夜去搶救特別困難,沒想到颱風夜也忙得不可開交;而我,關於昨晚的事,我甚麼也沒說,更遑論那個吻。

說著,凌子眼光看到桌上的三明治,「你買早餐了喔?」

「阿……恩,買了。」我回答,不知所措。

她沒發現甚麼,只是撒嬌地,「那我買了耶,你吃掉吧!」然後逕自打開電視,電視正播著哪裡因為颱風怎麼了之類的新聞,還有颱風動向。

「恩,好。」我說。雖然我飽了,但不能辜負凌子的好意,便也把凌子拿來的早餐給吃下腹了。

 

*

 

「是子宮頸癌,第三期了。」

梁醫師陪著我去問婦科的王主任,王主任是這麼說的。

「拿掉子宮,還救得回來嗎?」我問,這我並不了解。

「通常,這會留病根,而且也沒辦法撐很久,頂多吧一兩年……」王主任回答,司空見慣似的。

回來時,我還有點恍惚,阿姨走了,韶子怎麼辦……?

「京旻,不介意我問問那位阿姨是……?」梁醫師問。

「鄰居的阿姨,很好很好的人。」

「她是獨居老人嗎?」

「不是,她有個女兒,我幫她代問。」

「還是說你在關心未來岳母的病情?」梁醫師笑笑,打趣的問我。

一時我愣了愣,「不,青梅竹馬而已。」

「哦,我以為是凌姿媽媽呢!」他說,卻又更意味深長的看了看我。

「不是,凌子和我是在大學認識的。」

「恩,我說學弟呀,你也該到適婚年齡了喔!」

「學長,你現在是想看到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幸福啊?」我問,側頭看看他。

梁醫師聳聳肩,不置可否,「就像你說的,人總會有想安定的。」

「是有那麼點想啦。」

「就怕安定錯,像我的話……」

見梁醫師沒說完全,我接著問:「恩,怎麼?」

「你覺得我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多久了?」

「應該……沒有兩年吧?」如果聽那堆護士說的話,情聖的愛情總是來的快去得也快,哪裡知道突然就說要結婚了,就算是真的認定也是交往很短吧。

「是沒有兩年,不過我認識她將近三十年了。」

「那是……突然來電?」

「那是她笨,其實很久了……」他說,還沒說完,就看著前方的一個女孩,拍拍我,「京旻,那個女孩子是在等你的吧,但似乎不是凌姿?」

我定睛一看,是韶子沒錯,她在休息室門外晃來晃去。

「我早上就看到她了,不過她沒問,我不確定,也不好說。」梁醫師頓了頓,「我們還剩這一邊病房詢完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 

*

 

「你找我?」

我們站在中庭花園。

「恩,對……」她怯怯地說,衣服被她緊張的抓起了皺摺。

「手術費……我付不起……借我……」

「沒關係,我知道……」

「我會盡快還你的……」

聽這句話,我覺得詭異,又想到雖然大學生是很優閒的,但剛開學也不會那麼閒吧,我不禁起疑,「韶子……你該不會……不想讀大學了?」

她困窘地看看我,玩玩手指,抿抿唇,左顧右盼,才又望著我:「不然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……?」

「不可以,至少讀完大學!」

「我不要!」她堅決的搖搖頭,提起包包要走。

「為甚麼?」我說,拉住她的手。

「你憑甚麼管我?」她看著我,想甩,卻甩不開我的手。

「手術費我借!」不得不,拿阿姨的手術費用做威脅,不過我相信阿姨也會希望韶子好好讀書吧。

「你!」她說,慍視著。

「你讀完大學,再還!」我說,同樣還以堅決的眼神,不容拒絕。

她看看我,再看看我們之間相握的雙手,「好!」

我凝視著她,再望望我們過於親暱的舉動,然後慢慢放開。

她卻突然握緊了我的手,然後,我們從緊握,成了交扣。

不由得的,不得不的,我心疼。

 

*

創作者介紹

C芹的淺水灣

star830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包*
  • 一口氣看到這,才發現,第十哩 !!!!!
  • 第10終於生出來了~:D

    star83056 於 2011/07/05 11:26 回覆